南京大学大批教授离职,人才留不住,学校颓势该如何挽回?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与江苏省搞好关系,但是现在来看,效果还是不行。 南大作为华五之一,每年的资金预算和它的地位可不相等,就是说南大没钱。 为啥隔壁浙大富的流油,南大那么穷呢,主要就在政府了。 浙大一年在浙江招生3200名学生,占总招生人数的49%,南大一年在江苏招800人,占总招生人数的25%, 江苏现在看南大很不顺眼,一直在大力培养自己的苏州大学,苏大一年在江苏招生超过5000人。 有人说南大全国平衡着招生,对学校未来有利,那浙大呢? 一半都是浙江人,也丝毫没阻拦它蒸蒸日上的步伐。 南大光凭自己的实力很难有大的突破,要知道在国内,政治力量大于一切,南大必须找到与江苏省之间的平衡,未来的路充满艰辛。

学术环境是高校的灵魂,现在国内许多高校僵化的管理制度,论资排辈,官僚主义盛行,一些年轻学有所成的才子们,在学术氛围不浓的环境下,无法实现他们的个人抱负,换换环境,或许能很快突围。有这种想法的人应当也不少。人才流动应当来说是件好事,高校要想把自己的人才留住,甚至能招聘到"英才",确实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最后强调是国家要加强宏观调控,避免恶性竞争。

相较于国内其他高校,南大一直缺钱,主动到外面挖人以前是很少的,人才流失反而一直是常态。比如当年倪梁康教授出走中山大学也很令人惋惜。

其实在进入新世纪后,南大的办学条件以及学校的声誉一直是在上升的,也开始从外面引进一些高水平的人才。人才流动是好事,对学校好,对个人也好。

南京大学有大量教师辞职,其中不乏长江学者。应当来说不外乎两种原因,一是待遇原因,二是学术环境。

工资待遇很重要,在我国一二线城市高昂的房价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还有其他的一些开销,这已经波及到了高校的靠工资吃饭的教师们。高校教师普遍被认为是人才的聚集地,他们中间不乏知识精英,作为知识精英而为生活发愁是一件可悲的事,尽管高校教师的工资待遇相对来说不低。

国家高等教育政策鼓励高校自主发展,这当然是好事。一些经济发达的地区的高校为自身发展考虑,以优厚待遇率先招聘各路计划内英才,人才抢夺战就此打响。这为一些有真才实学的高校教师们提供了机遇,他们辞职跳槽就顺理成章了。南京大学大批教授的离职,是现今社会的一种现象,不仅仅是南京大学面对这样的问题,其他很多的大学也面对这样的问题,而企业中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马云曾说过:“一个员工离职的原因有很多,只有两点最真实:一是钱没给到位,二是心受委屈了”而这两句话也可以应用在这个现象当中。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没有人不想过更好的生活,教授也是如此。现今社会的生活水平一直在提升,许多人一个月的收入都不足以支付其一个月的花费,所以薪资的提升是留住人才的其中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其实对于企业而言,相信老板更喜欢用钱留住人才,因为可以用钱解决相对而言是比较简单的。

在这批离职的教授中,他们大部分都是去到海外或者北京上海的大学,从这点我们可以了解到这些城市中往往都是比南京更发达之地。这些地方比起南京更加发达,而相较之下设施设备也比较完善,例如医疗设施、教育机构、生活水平等。教授也是为人之子女和为人父母,为自己的父母与孩子争取更完善的设施也是人之常情。有人说旅行是一个人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去别人呆腻了的地方,而工作则是从自己熟悉的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而那个地方的机会往往大于原本的地方。

高校大学还有一个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科研项目,一个好的科研项目是可以吸引很多好的教授。越好越大的学校可以申请的项目越大,可以拿到的资金越多,而做得好也可以提升自己的声誉。一个好的教授,看的除了是他所发表的论文,更看他所参与的项目,做出什么研究。也许对于某些教授而言名和利不是最重要的,他们想要的是再接近这个科系一点,让这个科系可以有新的研究出来,所以他们想参与到这些大型的科研项目中,让自己为社会做一点贡献。

良禽择木而析,良臣择主而事。教授也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让父母和自己有更好的晚年,让孩子有更好的教育,让自己可以为自己的专业出一份力而离职。所以学校想挽回这颓势就应该好好地对症下药,可以用钱解决的就用钱解决,不能用钱解决的就想办法满足,毕竟人才可遇不可求,想要人才留你所用,那就必须给出相等的筹码。

南京大学这几年的离职率确实高了些,物理学院的好多老师都跳槽到海外高校了,甚至去了北京上海的学校,待遇和南大的差了不止一倍,据说南大在尊重人才方面做得太差了,学校气氛也很压抑。

待遇肯定是有问题的,在自媒体上的爆料看,待遇确实和级别相同的大学差别很大,并且内部帮派斗争严重。

当然,也有很多坚守在南大的大神级教授,南京大学其实也在挖别人,南京大学曾经差点将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某著名教授挖走,后来学校出面将人留了下来。不过和挖别人相比,南京大学被人挖走的教授数量对于一个老牌强校来说是触目惊心的,出走的老师基本上都是精英人物,或者是某领域的权威人物。

南京大学教师离职确实会影响南京大学发展,甚至影响到在国内的排名,因为大学的实力第一就是靠人才。

网友们,你们说呢?

只能是传说中的"高校取消事业编制”必然产生的后果,当前己初步显现了而己。

这不仅仅是南大的问题,中国所有高校人才都留不住,美国智库报告说明了中国顶尖AI人才流失,大部分去了美国。

早在 2012 年,中国就认识到 AI 的重要性。在 2017 年,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到 2030 年人工智能理论、技术与应用总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

衡量各国 AI 人才的一个绝佳指标,是最有名望的国际 AI 研究会议神经信息处理系统大会(NIPS)的参会人数。这个会议是 AI 领域最有声望的学术会议,它吸引了全球最优秀、最聪明的 AI 科学家。在 2018 年提交给 NIPS 的 4800 多篇论文中,只有接近 20% 的论文被接受,而在被接受的 1011 篇论文中,只有 30 篇进入口头报告阶段。这些口头报告论文的作者总数为 113 人,是当今 AI 科学家的精英代表。 在这 113 位作者中,60%(68人)目前在美国机构工作,比第二位加拿大多 300%。

大多数顶级 AI 人才不是美籍。美国机构的 68 人中,有 38 人是在美国工作的外国人。38 人大多数或者在普林斯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等顶级机构进行研究学习,部分或者在为谷歌和微软这样的世界级公司工作。

38 名外国人中,有 9 人来自中国。也就是说,在 NIPS 2018 年获得口头报告的 10 位中国人中,有 9 位已经在美国,而剩下的一位在几个月后就赴美攻读研究生了。很多人会好奇,这些留美的中国 AI 人才是否最终会回到中国,特别是现在中国政府已经加大了吸引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海归的力度。 一个事实是,在 2018 年 NeurIPS 口头报告的这 10 名中国研究人员中,5 位获得研究生学位的中国人都决定留在美国。

马可波罗智库认为,大部分 AI 人才没有留在中国国内的原因是,政府主要精力放在了培养人才上,但没有投入足够精力为他们建立激励机制以及创造研究环境。

目前,国家加薪只提中小学 ,难道国内高校的工资比中小学高?工作比中小学轻松?一个承担着教书育人,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国家科技核心竞争力的群体,那点工资不离职才怪!

特别是目前计算机,网络通讯,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内公司,工资远远高于高校科研人员,所以在将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高校人才流向高薪公司是大趋势!

新的问题是,谁来为我们国家培养高质量人才?

中国的大学里面,职称是怎么评上的,体制内工作的朋友们、心里有有数!不能说所有的教授都是水货,但是有很多不会谄媚行贿的讲师和副教授比很多教授都厉害!

尤其是很多二线以下大学里面的所谓教授,为了评高级职称,给领导送礼、各种潜规则,尽显中国特色,大家都懂得。

所以大家不要迷信有职称的人,绝大多数主要是情商高、会搞关系!一小部分才是有真才实学的人。私营企业选人用人,主要看实际才能,你有什么头衔,相当于P一样。

南大可以向所有教师提出,愿留的留下,不愿留的或三心二意的请立即离开,然后高薪重振,不信找不回面子。

大学之间实力的竞争归根到底是科研成果的竞争,而教授作为各个专业的领头人,对一个大学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因为一些原因离开这所大学,无疑对这所大学来说是一种损失。南京大学作为“985”“211名校,实力是有目共睹的,而大批教授离职,人才留不住,学校应该进行反思。

加强沟通。学校应该和教授进行沟通,了解他们的需要,对一些合理要求应该尽量满足,在遇到不公平待遇时能够及时有效处理。

薪资待遇。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开销越来越大,如果当前收入支撑不起自己的高消费,

满足不了对未来的计划,那么就要考虑跳槽,学校也应该根据教授的工作年限,研究成果等各方面的表现上调工资标准。

科研投入。许多教授都跳槽去北上广或者海外发达地区。所以他们注重的除了收入以外还有科研项目。

南京大学应该加大科研项目和研究器材的投入,让教授的实力可以有用武之地,以实现报效祖国,光耀门楣的一生夙愿。

鸟择良木而栖,人择明君而臣,有去就又来,也有许多愿意为南京大学做贡献的有识之士,所以大家应该客观的对待人才去留问题。

说实话,大学教师工资的确不高。这是事实。大学副教授月薪不足万元。可是有技术的农民工人,有的也越过万元。退休后的退休金多在6千元左右,正教授也不过7千多元,1一3级最多上万元,与有些地方的中学教师差不多。我常非高校教师,但我至少有十个同学是。如果是理科硕士或博士,在某些科技企业工作,月薪至少几万。高校是培养高级人才的地方,一个教了20年书的教授,月资远不如刚出校门一两年的学生高,你说他们会有什么感想?一个领导者用高尚道德标准要求自己并身体力行,你可称为圣贤,如用这个标准左要求社会上所有人,不仅不能实现,更不人性也不道德。要以社会道德高标准宣传社会,教化群众,但要以社会道德的中间标准去制定各种政策法规,让有能力有社会贡献的人获取应有回报,这是政府的责任,对国家发展进步有百利而无害。国家的分配制度不合理,体制僵死,应当废止!

太开放了,就开始不稳定了

我的母校一一南京大学。